主页 > K悦生活 >30公里苦行 罢工最后一哩路长荣空服员吁总统挺劳工 >

30公里苦行 罢工最后一哩路长荣空服员吁总统挺劳工

2020-08-10


长荣空服员罢工迈入第16天,今天(7/5)空服员工会发起「长荣航横行,空服员苦行」行动,50多名空服员、家属和声援者清晨五点半从南崁罢工棚出发,一路步行到台北的总统府。空服员抵达凯道时已是下午四点半,她们将陈情信送进总统府,希望总统蔡英文能力挺劳动人权,支持罢工中的劳工。

30公里苦行 罢工最后一哩路长荣空服员吁总统挺劳工

长荣提严苛和平义务 工会难接受

长荣空服员为了督促长荣资方尽快协商,让罢工事件圆满落幕,今天展开从桃园南崁罢工棚到总统府的苦行,全长30公里的路程,空服员们走了11个小时才抵达终点。除了空服员外,东吴大学法律系副教授胡博砚、劳动党新竹县议员罗美文等声援者也一同参与苦行,沿途有许多民众向空服员呼喊加油。

桃园市空服员职业工会副秘书长周圣凯说,这次苦行象徵空服员已经进入罢工的最后一哩路,也就是签订团体协约的阶段,但现在却卡在「不秋后算帐」和「和平义务」条款。

周圣凯指出,《团体协约法》规定,团协约定期间内不能再针对原有罢工诉求进行罢工,工会也愿意遵守这个「和平义务」。但是资方提出的「和平义务」却异常严苛和不合理,包括要求工会在团协期间完全放弃罢工权;团协期间后罢工,必须提前向公司预告,连罢工结束时间、纠察线如何设置都要事先告知;甚至规定不得「霸凌」员工,如有诋毁经营管理阶层的不实言论,公司可罚50万。

周圣凯强调,如工会有违法言行,可交由法院裁定,但公司却片面提出「诋毁公司的不实言论」的规定,工会担心如果答应,之后也会像华航空服员一样,在罢工后被惩处和滥诉,认为严重伤害言论自由,无法接受。

文化大学法律系教授邱骏彦也指出,工会在诉求上已经多有退让,但资方却对工会提出剥夺劳工争议权的「和平义务条款」、罢工预告期、限制会员劳工言论自由等要求,犹如「满清末年不平等条约」,批评资方一心只图击垮工会,不愿诚信协商。

凯道陈情 呼吁「辣台妹挺罢工妹」

下午四点多,空服员们抵达凯道,她们拉出「辣台妹挺罢工妹」的布条,并把象徵希望与圆满的绣球花束,和一封封陈情信送进总统府,希望蔡英文总统能监督企业,保障劳动人权。

空服员工会会员代表林昱嘉说,蔡总统今天对外表示,她持续关注长荣空服员罢工事件,也呼吁长荣航空应对员工保持珍惜、疼爱的心情,来处理最后这一个阶段要处理的事情。林昱嘉强调,工会一直都愿意理性诚意沟通,但长荣在谈判桌上依旧不改变威权专制心态,希望总统能够守护基层劳工的人权,让民主落实在职场上。

谈到罢工16天来的辛酸,林昱嘉不禁掉下眼泪,她表示还记得第一天拉纠察线时内勤同仁及主管对空服员的谩骂,在罢工棚经历了闷热、狂风暴雨、以及姊妹身体不适送医,空服员去吃饭时,还受到其他部门同仁的冷嘲热讽,「这一切我一辈子都会记得,希望这16天不会白费,我们一直在等,等长荣航空变好的那天。」

桃产总秘书长叶瑾瑜强调,长荣空服员罢工已经不只是长荣内部的劳资争议,也反映台湾长期劳资不对等的现实,以及以女性为主体的抗争劳工受到的打压抹黑,她呼吁长荣空服员为了劳动人权坚持下去,「胜利将不只是空服员的,也是台湾劳工的胜利!」

30公里苦行 罢工最后一哩路长荣空服员吁总统挺劳工30公里苦行 罢工最后一哩路长荣空服员吁总统挺劳工30公里苦行 罢工最后一哩路长荣空服员吁总统挺劳工30公里苦行 罢工最后一哩路长荣空服员吁总统挺劳工30公里苦行 罢工最后一哩路长荣空服员吁总统挺劳工30公里苦行 罢工最后一哩路长荣空服员吁总统挺劳工30公里苦行 罢工最后一哩路长荣空服员吁总统挺劳工

30公里苦行 罢工最后一哩路长荣空服员吁总统挺劳工30公里苦行 罢工最后一哩路长荣空服员吁总统挺劳工



上一篇:
下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