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K悦生活 >本南地:简朴纯真小镇‧製香业没落 >

本南地:简朴纯真小镇‧製香业没落

2020-07-16


本南地:简朴纯真小镇‧製香业没落本南地是一个民风纯朴的乡区,因一场补选而声名大噪,更创下了大马的选举投票纪录――一年半内投票3次――即去年308全国大选、峇东埔国席补选和这次本南地州议席补选,但对居民来说,连串的补选并没有改善他们的生活,对当地的经济发展也没有助益。要介绍本南地,无需着墨于当地的房屋及商业发展计划,因为这并不活跃,而且毫无商机可言,也许是因为这样,也就保留了其纯真风貌,还有许多让人津津乐道的往事。20年前,本南地拥有2间香木粉厂,当地华裔居民中,几乎人人家门口都种植“香树”,除了可卖树干赚钱,香树的茂盛叶子也有很好的遮荫功能,所以深爱华裔居民喜爱。香树最值钱的部份是树干,因为具有黏性,磨成粉后适合製作香枝,加上香树适应能力强,即使种在稍湿的土地上,也能茁壮成长。80年代的本南地还是一片荒芜地,居民清除了政府荒废的大片土地,种起香树来。集中种植场就在偏僻的红毛园和高巴乌鲁,道路旁可见好几依格的香树。一些橡胶园内也零零散散种上了香树。陈龙波(62岁)在本南地居住了30多年,对本南地香树事业的兴旺没落,他感慨良多。他说,当年本南地有两间规模不小的工厂,一间工厂的工友大约10多人,负责以机器将树干打碎,接着再将碎片磨成粉,混入其他成份后晒乾,再切成一片片后磨成粉,再转卖给香枝製造厂。后来,进口自中国和越南香枝逐渐蚕食市场,加上香木的需求也大幅度减少,2间工厂扺受不住冲击,相继关闭。虽然香树已无经济价值,但对年长的本南地华裔居民而言,香树是他们记忆库里最甜美的回忆。陈龙波在多年前因住家得让路给高速大道,搬迁到附近新开发的住宅区,但他忘不了香树,因此在家门口种了一棵,也不止是他一人对香树情深若此,许多邻居门前也种上香树。仿佛,香树就是本南地华裔居民的精神象徵。孟光帝帝民宿‧吸引游客居于孟光帝帝的清一色是马来同胞,高脚屋看在外国人眼里即已是一种特色,所以居民于16年前在民宿合作社的协助下,将住家改装成度假屋,在拥有4间房的屋子内,腾出一两间房出租给游客。该村子每月平均接待40名游客,每人收费100令吉,国内游客则可享有特价。亲切的马来村民除了出租房间,也会为游客準备马来传统食物,为游客提供一个繁华都市生活之外的甘榜生活体验,让游客更接近我们的大自然,了解我们马来西亚友好的人文。由于孟光帝帝已成为大马民宿计划的典範,所以民宿村合作社会定期举办传统文化活动,教游客跳马来舞蹈、歌唱、马来武术等。妇女们也会示範马来人的烹饪法,让有兴趣的游客参与。为了提昇居民的经济能力,民宿村也逐步走向现代化,以机器包装出售鸡蛋糕和马来糕点,连马来长者最爱嚼食的栳叶,也成了商品,经油炸后包装出售。孟光帝帝民宿是槟州目前最成功的民宿计划,共有30户人家参与这项计划,深受欧美日本等地游客青睐,单在去年就吸引了5万名游客前来体验本土生活。暹庙‧桑拿浴驰名本南地日落旺是北马泰裔集中区,有30多户人家住在暹村,日落旺泰佛庙是当地泰裔和华裔的心灵寄托。泰佛庙设立的草药桑拿中心远近驰名,传说桑拿浴能疗多病,远至吉隆坡柔佛等地的香客曾包巴士到泰佛庙一试。桑拿中心由一名尼姑管理,每2小时换药添水,还得兼顾挑选草药和煮姜茶,忙得她团团转。桑拿服务并不收费,客人可随意奉献,即使不付钱也不会有人摆黑脸。对当地贫穷村民来说,药草桑拿浴是最好的保健方式。桑拿中心每日从早上10时开放至晚上8时,週三休息。一名81岁的老妇说,她6年前因血管阻塞而中风,之后天天来做桑拿,病情竟有起色好转,如今已无需依靠拐杖行走。现在的她身子硬朗,每2天就来桑拿一次。在7年前,一名师父以数千枝竹枝架起了一个大迷宫,让善信到此处进香时有个娱乐。这个迷宫看似简单,但却只有少数人能走出迷途,它好比人生路途,一个不小心可能就会走错路,达不到终点。不过迷宫这玩意儿有季节性,仅在佛庆大节时设置,一年只架设两次,为期一个月。泰佛庙是当地泰裔的精神支柱,每每完成重大任务后,善信都会选择到佛庙上香,祈求平安。双溪里武新村‧发展停滞这里被坟场环绕,没有城市般的喧哗,只有乡区文化气息,朴素宁静的双溪里武村,也是威中区内最小的华人新村。坐落在威中偏东尾端的双溪里武村,发展停滞不前。正因为如此,年轻一辈都选择离开这没落的村子朝外发展。如今,村内仅住着80户华裔人家。大多的村民以农牧维生,过着日出而作,日入而息的安定生活。因此,村里的人,仍保有旧时农业社会热情纯朴的人情味。双溪里武村的前名是“老虎港”。为何叫“老虎港”?据说在马共进行武装斗争时期,政府派来驻守的士兵一个接一个的被山上的老虎叼走,所以当地的居民就将此地名为“老虎港”。一路前往双溪里武村,左右两旁不是坟场,就是油棕园或橡胶树。紧紧包围着双溪里武村的5个公冢,分别有韩江第二公冢、颍川堂冢、北海灵应社公冢、基督教坟场及积福山庄,每座坟场都有千多个坟墓。炎热的午后,村内的老人们都聚首在咖啡店内,畅说儿孙趣事,偶尔传来阵阵的麻将碰撞声,如此的閑逸就是当地人的生活写照。孟光水坝‧槟州命脉本南地选区内有个全槟最大规模的的孟光水坝,于1985年启用,槟州子民一年365天的水量,都靠它提供,少了它,分分钟会面对水荒。原定在第9大马计划下施工的孟光水坝扩建工程,因槟州政府在去年308大选后易权,工程也暂被搁置。由于槟州人口逐年激增,拥有236亿公升容水量恐不敷应用,有扩建的需要,否则从2012年起,槟州随时会面对缺水的危机。孟光水坝除了是槟州人民与工业至关重要的策略性储备水坝,还有一个“医治病痛的水坝”美誉。这座水坝蓄水池三面青山环绕,风光明媚,不少晨运者刻意驱车数10公里,到此做晨操运动,呼吸新鲜空气,早晨和傍晚时分,也可见许多人跑步。假日黄昏,更有不少父母陪同儿女,到池边漫步、观鱼。儿童们将一小片的麵包丢进池内,鱼群们追逐抢食,孩童银铃般的纯真笑声,与池内卷起的朵朵涟漪,相映成趣。公冢走廊‧风水宝地本南地的华裔选民不到25%,但这里却是一块福地,长埋土下的华裔先贤的成就,就远远超越了其他友族同胞。长长的山地是一片墓园,有人称之为公冢走廊。根据历史记载,当年飘洋过海而来的先贤们,有人因为水土不服而客死异乡,同样飘零在此地的先贤们即组织起宗亲团体,筹募款项后在峇东埔山区一带购地,让不幸客死异乡的同胞有个葬身之地。不过也有人说,当年远渡来马当苦力的华人,因大家际遇相同,才议决闢个坟场,方便后人拜祭,亦希望同是炎黄子孙的后人勿忘先辈曾付出过的血汗。正因为这里属风水宝地,加上地皮便宜,后期被相中作为华裔先贤百年归老之地。从高巴三万一直排列到双溪里武山路,共有11个华人公冢,数以万计的坟墓。这里有几个公冢,都有百年历史,集中在本南地选区就有11个公冢;坐落在双溪里武新村的积福山庄,是槟州首个以专业经营手法管理的现代化陵园。这个糅合了现代中西文化的帝王式陵园,拥有精雕细刻并带有复古味的聚福宫及骨灰阁,精巧凉亭及绿意盎然的景色,确是个宁静优雅的风水福地。当地居民感慨地说,华人墓碑在这10多年来不断增加,但华人居民却不断减少,只剩下老人和小孩守护家园。/副刊‧文:王丽丽、伍敏卿‧2009.05.30



上一篇:
下一篇: